sdliu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软件排行 | 安卓软件 | IOS软件

关注网侠手机app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手机软件
  • 手软合集
  • 推荐专题
您的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精品小说 > 手机的秘密:换形日记-小家伙那个时候明明还很粘自己

 关秋玉沉默不语,收拾完客厅和厨房后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看到自己老妈如此低沉的表现,李欣怡都愣了好几分钟。

“老妈这是怎么了?”

她不解自己只是提到了“可以问爸爸要抚养费”,为什么老妈会冷笑,然后身上就传来了比知道工作被弄丢了还低的冷气压。

“是因为恨吗?中年妇女真是难懂!”

李欣怡摇摇头,心想道。

在她看来自己问爸爸要抚养费不是理所当然吗?哪怕离婚了,爸爸对自己也有义务呀。不过是需要多给点,很难开口吗?

就在李欣怡在客厅一边琢磨这事,一边刷剧的时候,突然听到卧室里面不时传来键盘的敲击声。

咦?

李欣怡感到好奇不已,穿上拖鞋,蹑手蹑脚地靠近卧室门,手放在门把上发现并没有关紧。她悄悄凑上去,却看见关秋玉正在聚精会神地做简历,顿时眼睛睁得大大的!

“原来老妈是不死心,非要我出去找工作啊!”

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关秋玉没回头,只是说道:“我会先在网上投递简历,等到对方通知面试的时候你再去。去之前也会帮你梳理一下,确保你会过关。”

可李欣怡一口回绝:“我不去!妈,你也不想想,都是面对面的交谈,你再帮我梳理也不能保证百分百过关。再加上你的经历还有以前那些工作范畴,我都不懂!问深了,肯定会露馅!”

关秋玉不理会李欣怡的胡搅蛮缠,也并不想跟她讲道理,而是站起来直接将她推出去,让她去刷题。实则是关秋玉做好决定了,就算是李欣怡反对,她也会准备这些。因为再不出门工作,母女俩就真要喝西北风了!同时她心里还想锻炼下李欣怡,让她体验下社会上的激烈竞争以及生活的艰辛。

重新坐在电脑前,关秋玉甩甩头,继续将精力集中在简历上。

而隔壁房间的李欣怡并没有听从老妈的安排去刷题,而是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手机里全是她单方面发出去的道歉信息,可是苏航始终没有回复。

抱着没有任何回信的手机,想到最近自己干的这些事,李欣怡心情也越来越低落。

“苏航那里没有回复,那我是不是可以先帮家里缓解下经济危机呢?”

想了想,李欣怡便给老爸去了一条短信。

“老爸,我妈失业了。这个月的生活费可以多给我点吗?”

信息发送出去,老半天都没有动静。李欣怡忍不住要给他打电话了,号码都拨出去了,却想起自己此时是老妈的模样,到时候说让过去那边的话…

“算了,妈妈一定不会同意的,求她也没用。”

李欣怡有时候真的很想跟关秋玉大吵一架,可是每次争吵被她以“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其他的都不要管!”为由怼回来。

想到这些,耳边便不由自主地回荡起关秋玉以前的怒吼声,李欣怡拿起枕头将自己的脸蒙住,好像就这么睡下去,一觉醒来恢复原状,多好……

两天休息时间,李欣怡发出去的信息犹如石沉大海,就连她自己都感觉到奇怪,心里琢磨:“就算老爸一时忙没有看见,总不至于两天都看不到吧?”

顿时李欣怡一颗心沉到谷底,“老爸那边不会也出了什么事吧?”。

于她而言,老爸那边是自己最后一道经济防线。如果真出了啥事,那就是雪上加霜,自己家真将面临困窘的财务状况。

一想明白这些,李欣怡就想迫不及待地过去看看。以前每个月她都要抽空去老爸那边住上两天的。可是现在,按照妈妈的性格,她是断然不会过去,那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李欣怡靠在沙发上想对策的时候,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欣怡,欣怡!”

“是老爸的声音!”

一个激灵,李欣怡爬起来就冲过去开门,另一边此时顶着真正李欣怡身体的关秋玉却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而她们此时都忘记自己身形交换这茬子事。而以往李宏过来总是李欣怡兴奋地去开门,而关秋玉面无表情,这次也不意外。可两个人已经换了灵魂,现在外人看到的就是一脸兴奋的关秋玉和面若寒霜的李欣怡。

李宏一见关秋玉,看到一张满脸笑容的面孔,先是一愣,继而不耐烦道:“怎么是你?女儿呢?“往里看了看,似乎奇怪这次怎么不是女儿出来的。

然后想起来之前李欣怡发的短信,带着点幸灾乐祸地说道:“哦,对了,欣怡前天跟我说你失业了?可你失业了,也不能让欣怡开口跟我要钱啊!你是知道的,我一个月就那么点死工资,还要养孩子。再说了,你这么大个高管,手里怎么可能没点存款!别搞笑了!”

说完这些话后,也没注意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关秋玉震惊的样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继续补刀:“趁着女儿没出来,我问你,接下来还有半年的抚养费怎么给我?你最好赶紧打给我,我也好给咱女儿打过去,她都发短信问我好几次了。”

李欣怡彻底懵了,这怎么回事啊?给抚养费不是他的事儿吗?怎么跟自己要起来了,顺口就回了句:“我说你是糊涂了吧?不是该你给抚养费吗?”

李宏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女人,“失业了受刺激了?”

李欣怡刚要问他,一直在屋内的关秋玉想起来他们当年的离婚协议赶紧跟了出来,盯着李宏,冷漠打断两人的对话。

“别说了,我们没钱!”

李欣怡看看老妈,再看看老爸,瞪大了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宏不知道母女身上的变故,自认为被亲生女儿呛声,脸上感觉挂不住,狠狠地威胁道:“行!前些日子我说的让你和小轩一起出去游学培养下姐弟感情,你是不是不想去了!”

听出李宏口中的威胁,顶着关秋玉身体的李欣怡暗暗握紧双手,忍不住试探道:“你眼里就只有小轩吗?”

然后指了下关秋玉目前的身体,质问道:“别忘了她也是你亲生女儿!?我失业了让你拿点钱出来帮忙,而且也不是帮我,让你多尽一点当爹的义务都不行吗?你还算是个爸爸吗!”

“我不是,你是!别忘了,她的抚养权是你的!冲我嚷嚷啥!就你这臭脾气,被公司开除再正常不过了!当初是你要离婚的,现在好了,自己失业,还让女儿跟我开口要钱,你还有脸了你!”

“离婚时孩子跟着妈,你身为父亲自然要给抚养费的,这还用我告诉你吗?女儿跟你要钱怎么了,她还没有成年,你有义务负责到底!”

李宏翻了个白眼,懒得继续争论下去,只回道:“总之你不给转账,那个游学,欣怡就别去了!”

说完后,李宏又冲她身后的“李欣怡”,也就是关秋玉,假装无可奈何地说道:“欣怡,你自己在现场听到了!到时候别怪爸爸不让你去,都是你妈舍不得钱!”

说完李宏转身就走,边走嘴里一边骂骂咧咧。

远远传来“以后可少了一笔钱进账啊……”的惋惜声。

李欣怡望着越走越远的老爸,想着刚才的对话,很受打击,整个人都呆呆的。

“爸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怎么想都没想明白,便回头看看关秋玉,张了好几次口,但话始终没问出来,却见老妈突然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表情。

“妈,妈,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

面色惨白的关秋玉蜷缩坐在地上,不一会额头上渗出粒粒可见的汗珠。

李欣怡吓坏了,这,这怎么了?

“对,救护车!妈,等着,我这就去打电话!”

“不…用!”

关秋玉努力忍着疼痛,拽住了她的裤脚,从嘴里挤出几个字,“生理期……”

李欣怡蓦地反应过来,想起自己身体的毛病。这具身体现在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所以生理痛当然也是妈妈帮自己扛。

知道原因后,李欣怡赶紧将她扶坐在沙发上,努力回忆自己痛的时候妈妈是怎么照顾她的。

“红糖水,热水袋,还有睡衣……”

李欣怡喃喃自语,手脚麻利地跑去烧水熬红糖,将关秋玉扶到卫生间,拿过睡衣给她换好。

其实关秋玉也没想到这生理疼疼起来居然这么严重,几乎去掉半条命!明明是三月,已经开春了,身上却冰凉,忙不迭将充电热水袋放在小腹,喝下一杯热气腾腾的红糖水后,便沉沉睡去。

李欣怡不敢离开,她以前生理痛的时候妈妈总是守着她,因为一睡就是一天,只有熬过这一天才能有所好转。

起先李欣怡搬来一张小凳子趴着,后来实在撑不住,只能爬上床和她一起睡,橘黄色的小台灯下,母女两个抱在一起,睡得香甜。

关秋玉在疼痛中醒来,抬眼就看见自己的脸在面前放大,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小家伙,什么时候跑到她床上来了。

“自从生下欣怡重返职场后,就再也没有和她睡一张床了。”

忍着疼痛,关秋玉忍不住想起往事。小家伙那个时候明明还很粘自己,放学回来就会给自己打电话,糯糯的声音叫着妈妈,让她赶紧下班回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欣怡不再缠着她了,每天下班回家自己完成课内课外作业,亲戚们都说她乖巧懂事,自己错失了很多跟她在一起的成长过程,直到现在,李欣怡长大了,上高中了,有了自己的小秘密,却再也不肯跟她分享。

而俩人见面要么就是吵架,要么就是自己强势地要求她按照自己的规划来做。尽管欣怡会不满,但最后她还是照做了。

事实上,自己的规划没有错,从小到大,李欣怡的成绩一直都是她的骄傲,也是她唯一可以怼那个男人的优势。

他骂她不像个女人,不温柔不体贴丝毫不理解他的苦。作为一个男人,不能承担养家糊口的重担就算了,还恬不知耻玩出轨。现在看来她真的没有踹错人,今天当着欣怡的面威胁她不能去游学!

想到这里,关秋玉的小腹和心就一起抽痛起来。可她不忍叫醒熟睡的女儿,自己努力撑着发软的身子跑去卫生间。短短几步路,她真的好想将小腹挖出来,真的疼到要爆炸了。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软件特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