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liu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软件排行 | 安卓软件 | IOS软件

关注网侠手机app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手机软件
  • 手软合集
  • 推荐专题
您的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精品小说 > 宋浩然董怡萱《乱宋英豪传》上门交谈(图文)

 5.jpg

月挂高空,夜色朦胧。

朱雀湖一如既往的宁静幽然,湖面之上涟漪淡淡,来往游船亦如繁星点点。

细看之下,游船上可谓是人满为患,其中多半是年轻的士子与妙龄女子在谈笑风生,端是这京城之中一个令人魂牵梦萦之地。

每年秋闱来临,大宋士子便汇聚于此行吟诗作对之事,因此这场盛会又被称为朱雀湖诗会,若是有谁能在其中独占鳌头,便能名利双收。

见此情形,正拉着宋浩然前走的宋括不由得心绪万千:“浩然兄,既然你我都有心考取功名,那更应对当朝时政有所见地,要是依你之见……这李太后垂帘听政之于宋国有何利弊?”

正端着茶准备饮一口的宋浩然眼睛一眯,不禁看了一眼宋括,发现对方正笑着注视自己。

宋浩然也笑了笑,准备回答,不料不经意间竟然瞥到了临近一艘船上,一张肌肤胜雪的娇靥一闪而过,那熟悉的眉眼与身姿,赫然是董家大小姐董怡萱!

只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在董怡萱一侧竟有位年龄相仿的少年,而且两人隐隐有些结伴同行之意,动作十分的亲昵。

怪不得平时对我高冷得不行,原来是早就在外面有了相好的,真是不知廉耻!

看到这一幕,宋浩然心下有些愠怒。

其实对于他而言,董怡萱喜欢谁和他并无关系,但如今两人已经是名义上的夫妻,董怡萱和别人偷偷约会分明就是不忠,给他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这要是让别人瞅见了,那岂不是在打他宋浩然的脸?更何况前日已经闹出了逃婚丑闻,眼下董怡萱无异于是在火上浇油!

想及此,宋浩然忍不住攥紧了拳头,额头青筋暴起,怒气憋到了嗓子眼:“我大宋兴衰二百余载,哪一代不是圣君明主,偏偏到了当今圣上却遭外戚干政,无疑是在辱没皇权,践踏国之尊严!”

感受到宋浩然的慷慨激昂,宋括眼中闪过一抹赞赏:“浩然兄高见,可惜李太后把持朝政,如今李氏外戚无不身居要职,我等平民士子又怎能有出头之日?”

宋括说完这番话,又在期待着宋浩然的回答。

果不其然,宋浩然情绪之激昂更盛:“荒谬,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要圣上敢作为,区区外戚又何足挂齿?”

“不错!”

宋括眼前一亮,满面潮红地挥舞起了拳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将来必然是我与浩然兄之辈的天下。”

原本宋浩然还在闷闷不乐,直到这一刻总算意识到了什么。

自己和宋括刚刚的每一句话,若是传到外界必然会成把柄,弄不好会被丢去大牢里,被李氏外戚一派压个永世不得翻身。

不过感受到宋括的雄心壮志,宋浩然也表示了欣赏之意。

他能看出来此人背景深厚,绝不仅仅是什么富家公子哥那么简单,说不准就与庙堂有牵扯。

“咳咳,浩然兄切莫在意,我也是吃酒吃得有些醉了。”宋括发现宋浩然还在沉默,也渐渐回过了神来。

他讪讪一笑,连忙斟酌挽回道:“当今圣上虽说年幼,但亦有像我与浩然兄这般为其愤愤不平,可惜天下士子十之八九对李氏趋之若鹜,真是可惜可叹矣。”

“一凡兄不必在意。”

宋浩然淡淡一笑,又想起了方才一幕,便挥手道:“恰好我有一个朋友在此,不如我们去拜访一下?”

“浩然兄的朋友?”宋括颔首没再多问,“如此甚好。”

随着船家靠岸,两人也默默走下了船只,而董怡萱与那名公子哥也缓缓迈下脚步,很快融入了川流不息的人海之中。

见那两道身影即将消失,宋浩然也情不自禁加快了速度,无奈参加朱雀湖诗会的人实在太多,很快就挡住了董怡萱与那人的踪迹。

正在此时,人群里也爆发出了一片呼声。

宋浩然循着声音望去,发现竟然有几艘画舫缓缓驶来,船沿挂满了随风舞动的彩旗,各色彩灯相映成趣,洋溢着一股热闹繁华的气息。

而在那当中画舫的尖端上,又名一袭白色长裙的少女亭亭玉立,正笑着向岸边众人作揖。

“奴家代阁主向诸位问好。”

少女口中的阁主,便是汇聚无数才子佳人的添香阁之主,见周遭渐渐安静下来,且听她又笑道:“想来这规矩大家也都知了,便是由阁主出谜,请诸位来揭晓。”

“其中拔得头筹者,便有幸与温梦允姐姐行饮酒作对风雅之事,愿诸位今夜好运。”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无不是欢呼雀跃,唯有宋浩然稍稍显得疑惑,而宋括也不吝啬为他解释一番:“浩然兄有所不知,这温梦允姑娘乃是这添香阁的花魁,像她们这般才貌双全之人,向来是卖艺不卖身,而谁要是在诗会上表现最优,说不定能与她春风一度呢!”

经过宋括这一点明,宋浩然也明白了个中原委:自古以来才子佳人便是后人津津乐道的趣闻,如柳永在花街放浪形骸,作《雨霖铃》以表伤怀;又如李师师与宋徽宗的君王名妓之合,更是令人难以释怀。

像温梦允这般的艺伎,在京都中已然是风头无两,若是能投身到哪个名门贵族家中,即便是当个妾也算是有了一桩好姻缘,得以善终。

不过细数往届朱雀湖诗会,拔得头筹者大多为宋浩然这样的布衣子弟,可艺伎们仍然愿意告别添香阁与其携手离开,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便在于寒门子弟亦有高中上榜的可能,而艺伎们也是在用自己做赌,后世戏称为“凤凰男”。

正当众人沉默之时,那白裙少女也报出了题目:“诸位,此次诗会的题目为‘伤’,请各位以此作诗一首。”

区区一个伤字落入耳中,在场士子无不眼前一亮,不过转念思索后又陷入了苦恼。以伤字作诗并不算难事,若是放置于唐代,只怕连山野村夫都能编上几首打油诗。

然而越是如此,就越考验众人文字功底,况且本来就是即兴作诗,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准狠还要融汇感情于其中,哪里能是轻易之事?

至于那些盘算着将准备好的诗词拿来应付的人,也一时间抓瞎闷声。

随着时间流逝,偌大一艘画舫竟无半点动静,究其原因就在于大家都在盼着出头鸟,等着哪位才子身先士卒以立标杆,如果率先发声之人文采惊艳,必定会因此名声大噪:可假如资质平庸或生搬硬凑,同样会遭到满京都的唾弃鄙夷。

记得某一年朱雀湖诗会,就有位自视甚高的士子放声说出一首格调不佳的诗词,非但没有出头,反而落得众人奚落,甚至还波及到了仕途。

这便是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谁也不愿第一个抖搂出真材实料,成为众人眼中的靶子。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软件特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