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liu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软件排行 | 安卓软件 | IOS软件

关注网侠手机app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手机软件
  • 手软合集
  • 推荐专题
您的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精品小说 > 叶凝雪萧北堂《侯门福妻不下堂》亲爱的,晚安(图文)

 9.jpg

指尖的神经与心脏相连。

叶宁雪看着被针扎的十根手指,紧闭下唇,闭上眼睛,把它们浸在盐水里

疼痛使全身发抖,上下牙齿在搏斗。

丑女人走过来,把手从盐水里拿出来。她的眉毛有点皱。她从房间里拿出一瓶石膏递给她

叶宁雪默默地接过药膏,拧开了。这是一种特殊的香味。看来这不是一种常见的伤口药。

她默默地把药放在十个手指上。药的清凉使她疼痛的手指更舒服。

“你觉得生活给了你很多委屈吗?你不明白吗?”

丑陋的女人看着她的眼睛,非常锐利。

叶宁雪依旧沉默,黑眼睛像行尸走肉。

丑女人突然拿起身边的一桶冷水,泼在叶宁雪的头上,把她淋在汤里。

叶宁雪还是不生气,不生气,不发声。她呆呆地看着前面,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作为一个男人,你长什么样?如果我是你,谁对我负责,谁伤害我,我会尽力报仇。”

丑女人非常生气,想扇她一巴掌。

“我能有什么力量报仇?我现在只是一只蚂蚁。每个人都可以践踏我。”

叶宁雪终于发出声音,脸上露出苦笑。

“我教你要坚强!”

“你呢?”

叶宁雪看了一眼脸上带着讥笑的丑女,但她只是宜洪医院的一个杂女人。

“我懂武术。”

丑陋的女人把她的手当作一把刀,在附近的一块砖头上劈开。

砖头断成两半。

叶宁雪震惊地看着她。

丑女人拿起一根树枝挥了挥手。

如流云流水,如蛟龙出海,如猛虎扑食,如长风破浪

树叶一片接一片地落下。

叶宁学愣住了,他那黑眼睛里亮着一道亮光。

想学武术!

想要坚强!

想报复那些践踏她的人!

想有一天有力量站在小北塘面前,问他为什么这样对待他!

“婆婆,帮我练武吧!”

叶宁雪“气喘吁吁”,满怀期待和真诚地跪在丑女人面前。

“要练武,就得努力。你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练习。公鸡叫的时候你得干活。”

丑女人严厉地说。

“我不怕死,不怕苦?”

叶宁学的脸上是苍然而坚定的。

任何人的痛苦都不等于她的心的痛苦。

*

每三点钟。

三楼天子店橱窗前,总有一个黑衣人戴着黑面具准时站着。在昏暗的月光下,他低头看着后院里的弱小女子,笨拙地用马腿练习拳击。他那清晰的脸是坚韧不拔的沧桑

失踪一个多月的小北塘再次出现在宜洪医院。带着浓烈的酒味,他冲进雪莲的房间。

雪莲被要求去知府和客人一起弹钢琴。只有叶宁雪弯腰铺床。

闻到酒味,正要回头,小北塘紧紧地抱着他。他的心很紧,但他很挣扎。只是愤怒地叫道:“放开我!”!我不是雪莲!“

小北塘没有放她走,而是把她按在床上。他的眼睛里满是血和酒。他气愤地看着她,就像婚礼那天晚上一样。

当晚的羞辱涌上了他的头,叶宁雪又惊又怕。

“叶宁学,你知道今天是几号吗?”

她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如果不是你,她不会死的!你真是个男人!”

小北塘把衣服拉开。她冷冰冰的脸离她很近。她的黑眼睛又冷又邪恶。她微微地眯着眼睛,有一种危险的愤怒。

叶宁雪吓得直哆嗦。

她曾经梦寐以求的那张英俊的脸,现在变成了魔鬼,使她像蛇或蝎子一样害怕和躲避。

小北塘的脸越来越冷。她撕开裤子。就像大婚当晚,她像野兽一样毫无感情地开了进来

剧烈的碰撞使叶宁雪胃痛,好像有东西被剥落了一样,一股血热喷涌而出,使她无法忍受疼痛,昏迷不醒。

看到她苍白的脸色,扭曲的表情和豆达的冷汗,小北堂感到了她身体下的异常。他低头一看,看到大量的血从她的腿流到地上。他吓了一跳,赶紧去收拾她的衣服。

“冯老板——”

小北塘喊道。

冯三娘听到声音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微微郑了一下,赶紧上前查看叶宁雪的情况,皱着眉头说:“这不是一般的月事,是个小宝宝!”

“小生产?”

小北塘的黑眼睛沉了下去。

“我看到她几天前经常干呕。她应该怀孕了。侯爵,你太粗鲁了。如果你这样伤害她,她会担心自己的生活。”

冯三娘说:“你一定要找个好医生来打扫宫殿止血!”

小北塘的心沉了下去。

不让他想太多,抱起血淋淋的叶宁雪,冲了出去,踩上了马,骑到了回春堂。

“痛苦,痛苦…”

叶宁雪脸色苍白,喃喃自语,身体不自觉地蜷缩在他的怀里。鲜红的血从她腿上流出。

小北塘莫名其妙的心就像一把刀。

“叶宁雪,请你容忍我。我不能让你这样死!”

他低下头,冲着叶宁雪吼叫,加快了马步。

终于找到了慧春堂的医生。

这位医生精通医学。针灸加药物终于阻止了叶宁雪的血液流动。

“我妻子流产死了。幸运的是,它来得及时,否则就不会回来了。”

医生给了小北塘三包药草,“你得好好保重身体,补充营养,否则你会生病的。”

小北塘点点头,把还在昏迷中的叶宁雪带到一家客栈,为客栈开了一间煮药的房间。

腹痛,让叶宁雪醒了,睁开眼睛看看小北塘。

痛苦,羞耻,愤怒,让她坐起来,拿起桌上的剪刀捅他。

小北塘的黑眼睛沉了下去,抓住剪刀使劲推--

叶宁雪身体虚弱,被他推倒在地。他后脑勺撞在床上的吧台上,又昏倒了。

婊子!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小北堂骂了一顿钱客栈老板,让他把叶宁雪送回义红医院。

叶宁雪又醒了,看到自己一直和丑女人躺在破旧的房间里。她身后是一块冰冷的床板,她在上面看着深蓝色的亚麻被子。

丑女人进来了,手里拿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看见她醒了,放下手中的药,关切地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痛苦。”

叶宁雪觉得肚子疼得像被刀捅了一样,眼睛湿润地问:“我怎么了?”

“你流产了,你得好好照顾自己。冯老板可怜你,让你在床上躺十天。”

流产?

叶宁雪感到腹部疼痛,随后出现心绞痛。

在大婚之前,她有无数的幻想。她嫁给小北塘后,有了几个可爱的孩子。男孩们和小北塘一起骑马练习武术,女孩们和她一起学钢琴、象棋、书法和绘画。全家人都很漂亮。

现在,对她来说,那些幻想成了笑话。

曾经以为美丽,也成了炼狱。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软件特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