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liu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软件排行 | 安卓软件 | IOS软件

关注网侠手机app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手机软件
  • 手软合集
  • 推荐专题
您的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安卓资讯 > 南颂喻晋文《喻少甜妻满级大佬》前夫的遗嘱2(图文)

  但是这会儿说再多也是不该说的话,只有赶紧动筷子才是对人家最大的尊重,一大瓶肥宅快乐水和一瓶飞天茅台,都是车里的库存,如今出去谈业务不在车里备两箱好酒都不好意思出门。

  “叔,我就不客气了啊,嗯,好久没吃到这么新鲜的蔬菜了”

  硬生生拽住了端着碗准备去厨房吃的嫂子。

  “嫂子,您刚才不是跟我说乡野人家没这么多讲究么,咱们一家人就该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不是?”

  这话说的老钟红光满面,照说自家是高攀不上人家的,而且不管怎样,人家是真心实意的。

  “娃儿他娘,就在这儿吃”

  作为一家之主,老钟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而且她也很久没沾荤腥了,两个小的更不用说,看那皮包骨头般的模样就知道营养不良。

  “多谢公子”

  “嫂子您太客气了,叫我小林就可以了”

  早前喝过饮料的两兄妹不用林镜动手,自己麻溜儿的打开盖子先给妇人倒了一杯,看着自家老娘不知所措的表情偷笑不已。

  待老娘赏了一筷子之后老实多了。

  “你个小兔崽子,老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几斤几两老娘还不知道?”

  而玉莹便文静多了,小口扒拉着饭菜,速度倒是一点不慢,林镜心疼的给她夹了几块鱼肉。

  “谢谢叔叔”

  老钟看到后满意的笑了笑。

  “叔,走一个?”

  “来,走一个”

  老钟越发满意了:“此酒当真是极品,清澈见底不说,酒香四溢,入口醇棉,到了肚中更是猛烈,好”

  也不知道这年头有没有高度酒,看老钟的表情应该是没有,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做一个二道贩子呢?

  但是这飞天茅台可不是一般的大路货,即时找关系也得四千出头的软妹币呢,先得搞清楚这儿的市场环境再说,别辛苦一场还得倒贴。

  林镜试探性问着“钟叔,您觉着这酒得多少钱?”

  老钟想了想:“多了不敢说,一斤至少得卖一两银子”

  额,一两银子是多少钱?银子的成色又如何,这儿的一斤又是多少两,完全的一脸懵逼啊。

  好吧,这个问题待会儿再说,最起码做个市场调查先。

  “小林是想要买酒?”

  林镜不可置否:“钟叔觉得此事如何?”

  老钟沉思了半晌:“怕是有些不好办,本县的酒市都被几家控制,你要是想自己卖,怕是绕不过他们,而且这几家都是背景深厚,轻易得罪不得”

  林镜倒是没所谓,又没想着自己铺货,先不说成本问题,时间都是个问题,做经销商哪有供应商舒服,自己这酒又不愁卖。

  “钟叔想岔了,我这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想着自己卖,既然有人帮着卖,跟他们合作就行了么”

  “那倒是好办,这酒如此极品,当是不愁卖的,只是与人合作,怕是要吃不少亏”

  “钟叔放心,肯定不亏就是,只是我一个外乡人,还希望钟叔能帮忙引荐一下”

  老钟拍了拍胸口,表示没问题,吃完饭就可以,正好有一家的祖地离这儿不远。

  林镜表示不急,主要是喝了酒开车不好,虽然这儿没人酒驾,但是作为生长在红旗下的少年,这奉公守法的意识还是非常强滴。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老钟已经醉眼迷离了,林镜只是稍微有一点点晕。

  扶着老钟去休息了,刚准备帮着收拾碗筷被嫂子赶了出来,对方还义正言辞的说哪有让客人收拾碗筷的,林镜也乐得清闲,顺便去村子里转转。

  吃完饭都快两点了,太阳最辣的时候,街上基本看不见人,几只看家狗躲在树荫底下吐着舌头。

  此刻的农村不似后世,正儿八经的两边房子中间路,现在还是东一个房子西一个房子,要不是老钟家就在村口怕是车都开不进来。

  几颗枣树涨势正好,窜的比房顶还高,夯土垒就的房屋充满了岁月的气息,一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幼童被比他大不了几岁男孩看护着,透过木门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女孩正在院子里洗衣服。

  黄色的土狗趴在一边睡觉,鸡笼中一直母鸡正蹲在鸡窝,看样子是要下蛋了。

  被哥哥抱在怀中的幼童看到门口的林镜后咿咿呀呀的笑着,只是这9级婴语着实晦涩难懂。

  随手摸了摸口袋,好像只有烟和打火机,随即转身在车上拿了一点零食下来,怕孩子太小噎着,特地多拿了几盒纯牛奶。

  跟自告奋勇正在守车的二蛋打了个招呼,这小子也是有趣的紧,带着几个小伙伴一人顶着个荷叶,郑重其事的守在车边上,林镜随即一人递过去一罐可乐,叮嘱他们注意防暑。

  院子中稍微大一点的女孩子知道林镜是跟着钟老三回来的,礼貌的谢过之后便要拒绝递过来的食物,看着弟弟眼中的渴望之后还是接了下来。

  只是家中没有余粮,仅剩的食物怕是只有刚刚那只母鸡生下的鸡蛋,咬咬牙还是去鸡窝将蛋拿了过来。

  林镜摆了摆手表示拒绝,一颗鸡蛋对自己并不算什么,但对于这家人来说,可能是家中幼儿今天的饭食,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要的。

  “小妹妹,今年多大了?”

  “叔叔,姐姐不能说话,今年十二了呢”

  一边的小男孩含着一颗棒棒糖口齿不清的说道。

  林镜心中突然一痛,花儿一般的年纪,却,哎。

  可女孩依然朝着林镜灿烂的笑了笑,仿佛不能说话并不能给她带来太多烦恼。

  这边被哥哥抱着的幼童正用手抓着哥哥脸颊,一脸认真的样子似乎在说为什么不给人家吃。

  轻轻摸了摸幼童的额头,换来好奇宝宝的眼神。

  挥手告别三人,朝着村口走去。

  整个村子背靠大山,左边是田,右边同样是山,只有中间一条通往外界的土路,这会儿田间满是忙着割麦的村民,还有一群小不点帮忙,一派忙碌。

  村里人大都沾亲带故,这收麦子的时候也是不分你我,自家忙完了就立马去帮边上的,说说笑笑就把成片麦子割完了。

  随后便是捆成一扎一扎方便运输,麦子割完了还得打出来,打出小麦后又要晾晒,避免生虫。

  从种麦苗到最后磨成面,流程繁琐,加之纯手工更是费时费力。

  林镜一身工装,白衬衣加黑西裤,皮鞋虽然粘上不少灰尘但依旧难掩光彩,这身行头与村民们普遍的补丁装饰的粗布麻衣形成鲜明对比,自然不可能有人让他帮忙去割麦子,而他也确实没想去帮忙的心思。

  但是虽然不能帮忙,但是请大家伙喝一顿酒是没有问题的,既然自己来了,就有必要替大家改善生活,这是缘分,更是天意,而且,自己有那个能力,所以这顿拜码头的酒是免不了的。

  转眼便是日落黄昏,在征得村长的同意后,今晚林镜请大家吃席,当然,这个花销还是林镜出。

  趁着大伙儿收麦子的时间林镜拉着半醉半醒的老钟去了一趟集市,用一块儿镜子和一瓶茅台换了五十两银子,其中镜子三十两,茅台二十两,还是因为茅台的瓶子是陶瓷的,加之掌柜的看林镜衣着不凡又开着一辆形状怪异的铁疙瘩想要结个善缘,才加了点儿钱凑了五十两。

  林镜悄悄算了下,一斤米五个铜板,沉米便宜些,也要三个铜板,感谢这儿还是使用的十进制体系,不然算账就有些头疼了。

  一两银子为十钱,一钱银子为十分,十分为一百厘,也就是一百个铜板,当然这是按照官银在算,劣银能一比八就不错了。

  猪肉一斤八厘,一百斤就是八钱,而这儿一个酒楼跑堂的,一个月例钱大概是一两多一点,小厮的话八钱左右。

  这工资也忒低了点,按照一个成年人的食量计算,每天最起码得两到三斤米,也就是这小厮干一个月将将能吃饱饭,还只能吃青菜,沾点儿荤就得透支。

  好在麦面便宜些,一斤只要两个铜板。

  五十两无疑是一比巨款,要是换成铜钱得有上千斤了,在林镜疯狂扫货的情况下还剩二十两,两头三百多斤的大肥猪,两千斤大米,鸡鸭更是数不清,油盐酱醋糖也是不少。

  看的老钟是目瞪口呆又有些感动,毕竟这些东西都是要给村里的,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一路DJ嗨回去,把老钟高血压差点没给颠出来。

  这么多货当然不可能自提,在林镜承诺不仅给运费还有红包的情况下商家的驴车差点没飘起来。

  农村吃席那是真的热闹,大师傅一把铁锨在锅里翻飞,几百人的菜一般的锅可装不下,索性让村里的铁匠特意打了几口特制铁锅,这会儿三个壮汉光着膀子一人操着一口。

  一时间村口血流成河,鸡鸭送过来都是活的,成群结队的土狗等在边上,盼着妇人手中的内脏。

  两只大肥猪甚至拱破了夯土院墙,在一名屠夫的带领下总算是抓了起来,一把尖刀干净利落的搅碎了心脏,放完血就可以拔毛下锅了。

  几堆篝火在晒场点燃,桌子板凳也准备妥当。

  “二蛋,把你小伙伴带过来,我有一个任务给你”

  二蛋立马屁颠屁颠带了一帮人过来,看那架势,已经隐约有点大将风范了。

  “这些酒,每个桌子上放一瓶”

  因为饮料本就没几瓶,早就喝完了,所以只能上酒了,好在是六瓶装的,出去中午和当掉的那一瓶,十瓶勉强够,实在不行就只能拿刚买回来的那些酒了。

  “小林,这酒可是不能这么糟蹋了,这帮子人哪里喝得这么好的酒?”

  老钟可是亲眼所见一瓶酒卖了二十两银子的,这要是喝一瓶都能吃半年的白米饭了,心疼啊。

  “叔,不碍事的,今天高兴,大伙儿吃好好酒就行”

  老钟死活不答应,老村长刚好走了过来,听到两人的对话有些尴尬。

  还好老钟也不傻,怕人误会自己小气,连忙解释了一通。

  不说还好,一说老村长高血压也差点犯了,这喝的哪是酒,这喝的是命啊。

  只是这东西是别人的,人家还这么热情的送给自己喝,拒绝了也不太好不是,主要是他也想尝尝这酒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软件特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