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liu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游戏排行 | 安卓游戏 | 苹果游戏

关注网侠手机游戏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网络游戏
  • 单机游戏
  • 手游合集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攻略 > 新手攻略 > 霍临西姜岁岁《霍爷的萌妻超凶的》霍临西,你不是快破产了吗?(图文)

 16111286881265.jpg

  “你还不知道?网上都快传疯了,在我们嘉市出了一个神秘流浪歌手,他弹唱的《夏日梧桐》简直好听到爆,我这就发原视频给你!”

  “有这么玄乎吗?”王菁墨坐在电脑面前,对于同桌田思思表示非常无语,在嘉市的流浪歌手,就没几个唱的好的,即便是有有能好听到哪去。

  再说这《夏日梧桐》也不是哪位歌星的歌。

  “叮!”

  田思思已经将街道流浪歌手的原视频传过来了。

  王菁墨愤愤不平道:“若是不好听,田思思你可真的就惨了!”

  “嘿嘿!保证好听,我感觉我被这首歌洗脑了,重复听了无数遍,真的好醉人啊!”

  王菁墨摇头,这疯丫头也太能扯了。

  “夏日的梧桐,带给我阵阵清凉!”

  “午后的微风,书信着情丝点点!”

  “滴答滴答!!!”

  ……

  听着视频中的歌声,原本不以为意的王菁墨呆住了。

  这……

  好好听的嗓音。

  我们一起携手同行!!!

  感觉沐浴春风,那轻快的吉他伴奏仿佛有着某种魔力,让人舒服不已,这感觉跟躺在按摩椅上一样,连心灵都得到了溪流洗涤。

  ……

  五分钟后,王菁墨终于从享受中挣脱了出来。

  王菁墨:“田思思,这人是谁啊?唱歌竟然这么好听!”

  王菁墨:“这《夏日梧桐》是哪个歌星的新专辑吗?”

  田思思:“怎么?这么快就路转粉了?好听吧!”

  王菁墨:“我决定粉他了,快告诉我他是谁?”

  田思思:“我哪知道,夜那么黑,除了消瘦的身影,脸什么的都看不清!不过我猜想这流浪歌手应该还会去的,明天下午放学我们一起去蹲他怎么样?一睹流浪歌手的真容?”

  王菁墨:“这主意不错,那我们说好了,明天我们去堵这名流浪歌手!”

  ……

  “菁墨,去看看是不是你北斌哥哥回来了!”

  “是,老爸!”

  “自己又不是没长腿!”王菁墨嘀咕了两句,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桌面上的视频,踢踏着粉兔鞋打开了家门,“北斌,你不是有钥匙吗?”

  “我钥匙忘带了!”北斌低着头。

  “赶紧进来吧,都十一点了,还出去瞎溜达!”王菁墨瞥了瞥嘴,自己这个表哥怎么跟个木楞子似的,这是读书读傻了吧!

  如果他能跟那视频中流浪歌手一样弹唱就好了。

  自己也能跟同学们炫耀一下。

  “自己在想什么呢?北斌从农村来的又没学过吉他!”王菁墨拍了下脑袋,踢踏着兔毛拖回自己房间,继续享受着那首《夏日梧桐》。

  北斌见状并未说什么,反正在这个家里,他属于小透明,空气一样的存在。擦着脚上的灰尘,换上自己的凉拖鞋,径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只是,路过王菁墨房间的时候却听到了熟悉的歌声。

  “夏日的梧桐,带给我阵阵清凉!”

  “午后的微风,书信着情丝点点!”

  “滴答滴答!!!”

  ……

  “这不是我唱的吗?”北斌狐疑万分,想要往里探上一眼,不过想起王菁墨不喜欢别人进她房间,他又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没想到当流浪歌手能赚这么多钱!”北斌从口袋里掏出七零八落的纸币,上到百元大钞,下到五角硬币,这里一共有两千五百元整。

  “可惜明天就开学了,不然我摆摊唱歌就能养活自己!”北斌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挣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不再受任何的委屈。

  ……

  “小斌,舅舅可以进来吗?”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敲门声,在这个家里,也就舅舅进他房屋会敲门,至于其他人……王菁墨从来不会敲门,舅妈根本就不会靠近他的房门半步。

  “可以!”

  “小斌你的伤……”王兴国正要说话,却被面前的场景给愣住了,北斌的床上摆满了花花绿绿的钱币。

  “舅舅放心,这是我这些年来打的零工赚的钱,一些是早就有的了,还有一些是刚才我找老板结的,刚好凑够舅舅的两千五百元!”北斌将钱币整齐的理在一起递了过去。

  他并没有提及唱歌的事情,反正说了也没人会信,还不如将这些钱归咎到打临时工上。

  ……望着床上的钱,王兴国久久未曾说话,原本以为小斌做了什么坏事,这些钱来路不明,原来……原来这些都是他平日里做零时工涨的。

  小斌竟然在他王兴国的羽翼下,做起了零时工!

  “是舅舅对不起你!”

  “怎么会?如果不是舅舅收留我,我恐怕连睡的地方都没有!”这话确实是北斌的心里话,在这个家里,也就舅舅不会拿他当外人。

  “身上的伤怎么样了?怎么就出院了!”王兴国并未接过钱币,而是关心起了北斌的健康。

  “没事了,我挺好的,舅舅我想休息了!”北斌将那钱币褥在了舅舅的衣兜里,下起了逐客令。

  “小斌……”

  “唉!”看着紧闭的房门,王兴国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尤其是摸着兜里零零碎碎的两千五百元更是让他五味杂良,他就这么一个疼他的姐姐,而他姐姐就这么一个儿子,可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他现在才想起来,这两年来他没给侄子添过一件新衣,没带他出去旅过一次游,每次吃饭都从来不会问他喜欢吃什么……原以为在自己家就够了。

  实际上自己什么都没干。

  为了家庭合睦,甚至对于老婆所作所为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到最后,孩子连要点钱都深怕欠自己什么。

  回到房间,王兴国把房门关上。

  “那白眼狼舍得回来了?”舅妈忍不住道。

  “白眼狼,白眼狼……秀桂芬你是诚心看不上我王兴国是不是?”王兴国终于忍不住了。

  “你吃枪药了,那白眼狼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说他两句怎么了?”秀桂芬立马叫嚣着。

  “我姐姐千辛万苦才供出我这么一个大学生,没捞到一点好处不说,到头来让他儿子来我们这儿住怎么了?”

  秀桂芬心中瞬间清楚了,“这白眼狼还学会告状了?”

  “告状?”王兴国抽出兜里的零钱,一把砸在了床上,“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孩子都被你逼的出去打工了,这事你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

  “我……哪清楚!”秀桂芬看着床上的钱愣住了。

  “他紧紧巴巴的凑这些钱给我,还给我这个当舅的,秀桂芬你说,你在秀我一脸是吗?我告诉你,没有你,我王兴国照样养的了这两个孩子!”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最新礼包

推荐礼包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